微歌歌笑点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城中文网c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什么意思?”

男孩急迫地脚步停下,他本来打算按之前的计划继续去找暗门来着,就听见了身边人吐出了这句问句,内容刺耳。

他顺着衣角的拉力侧身低头,看见对方的手指像是触电一般收回,然后听见青年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

“抱歉啊,”灵幻赶紧道,“先说好,我没钱不赔衣服的!”

五条悟: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男孩知道对方是会错意了,他也没解释,只是继续刚才两个人的话题:“如果你是指凛的可信度的话,我能保证。他成我亲信自然经得过考验,而且他确实有个妹妹,我知道他的过往。还有来这里这件事情是由我提起的,不存在谁插手的可能性。”

凛成为五条家内部咒术师,也有好几年了。自然身世信息都是有备案的,家族的长老也算是精挑细选过才定下的他,因为有一个妹妹需要大笔的金钱治病,甚至那个妹妹还被安全的保护在咒术界之外。

足以证明他有多在意那个双胞胎妹妹了。

多好掌控的弱点啊。

“都说是直觉了,既然你觉得没问题就好,那我们就继续找吧。”灵幻没在追问,本来对于身为朋友的两人来说,自己可以说是才刚刚认识他们。

不过刚才凛的眼神,一定是有什么问题才对。

——这个位置处于地下的空间意外干净,四周墙壁大概有两米以上的高度,墙上没有理应出现在潮湿环境中的霉菌,跟进来时的通道完全不同,一片洁白。

屋子内部空间不大,除了进出时的那扇门之外,视线中看不见任何可以容纳人通过的通道,比如窗户或是洞都不存在,墙上也就只有一个超小通风扇在嗖嗖声中转动。

“你之前用你那个超能力......”

“是‘六眼’!”

“好,你用六眼看这里大概是什么样子的?比起我们俩盲目地像是个满墙爬的壁虎,还不如来交换下信息,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细节没注意到。”灵幻从整个身体趴在地上往床底猛瞧的姿势中回神,他觉得这个效率太低,张口问道。

被人戳中脊梁骨的五条悟把贴在墙上,四处扒拉的双手收回来,回头正好对上青年好笑的目光。

五条悟先发制人道:“什么都别说!”

这人是背后长眼睛了么?!算了只要自己不尴尬,就没有尴尬的人。

听见询问,五条悟更加细致地说明了他在六眼停止运作前,对这间房子的分析。

灵幻听完总结道:“所以说,你在外面用你那个扫描仪眼睛看的时候,这个空间的大小其实比我们现在看到的大六倍不止。”

五条悟:“准确的说,是一个同这里差不多高,但是有几倍大的空间,然后这个屋子就在那个屋的正上方。旁边没有其他能跟他相接的房间存在。”

青年往地上猛踩了几下,并没有很明显的空洞回声,只有男人脚上的高跟鞋鞋跟碰触地面时的‘哒哒’脆响。

听这声音,地面很厚,看来是没有办法靠打破地面来下去了。

“如果是地板的话,我跟凛已经在这里搜寻时试过了,打不破的。”男孩双手环在胸前看着男人做完无用功后,才插话道,“要是我还能使用能力的话,早就一击把这个打穿了,还需要你帮忙吗?”

“是是是,五条少主可真是厉害。不过你还是休息吧。”灵幻棒读。

五条悟:“你,哼,凛是靠体术出名的,他用带着咒力的咒具试过也不好使,我们猜测可能有咒术界的手笔在里面,不过连诅咒师都在这里出现,应该用‘果不其然’来形容更准确。”

灵幻放弃似的一耸肩,“好吧,又是咒术师,看来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凛把教主带来问话,一切就都解决了。”

他说着走向墙角边的床铺,一屁股坐在上面,用力之大霎时把床铺里的灰尘都给扑腾了起来,呛得灵幻‘咳咳’咳嗽几声。

等等,床怎么有点歪,自己这么重了?

悄悄挪动下位置,等灰尘降下去,灵幻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五条悟过来休息一下。

“来吧,悟,坐一会,等一会儿凛回来就真相大白了。”

男孩不为所动的站在远处,眉头皱成了毛毛虫的样子,一脸嫌弃地看着那张随着男人动作,往外飞着灰的床。

想他五条家少主的身份,哪受得了这么脏的床,他拒绝靠近那里,就算他很累也不要。

五条悟:不就是站着吗?脚疼一点算什么?灵幻来之前自己站在门口都不知道多长时间了。

男孩此时开始庆幸自己把之前的皮鞋脱了下来,真是个明智的决定啊。

灵幻不用猜都知道对面那个贵气地小孩又开始逞强了,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往旁边一摊,灰尘都被衣服的重量压在了底下。

“好了,五条大少爷,请吧~”灵幻好笑道。

五条悟:“哼!”

片刻,男孩没有继续矫情,直接坐在了灵幻的衣服上歇脚。

五条悟很有趣,青年在脑海中想着,男孩的性格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的。傲慢、敏感、重情又不近人情。一开始灵幻还觉得五条悟的性格可能是跟律类似的,也就是傲娇一些的少年,顺便带点毒舌。

但是接触过后,才发现对方性格中有很重的矛盾感,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感觉,灵幻才会在一开始就有一种想要帮助五条悟的冲动。

那双宛如蓝天挤在一起揉进瞳孔中的眼睛,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俯视着众生,好似没有感情的观察着一切,那种不符合小孩子的无情感被硬生生地安在了孩子的身上。

龙套有着幸福的家庭,后来又拥有了那么多志同道合的好友,谁能想到他以前也是个把超能力当做负担,然后心里压力及其大的孩子呢。

五条悟也不容易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