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酒店后,两人就到了各自的房间内休息。

再过三天还有一场酒会,季延原本应该在这次的合同尘埃落定后回国,可既然收到了邀请函,就不得不再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同住酒店的一层楼两个人却没什么交集。

沈鹤州倒也不指望着能与季延还能维持曾经的关系,季家这次的风波后,两人往后的交流多半往后只会是商业上简单的往来。

合作谈下来后,后续的工作事宜交给留在这里的三天,除了在酒店里睡觉,就是偶尔看看电视节目,有时看着手机也想过要不要主动联系季延,但转念一想,两个人的关系停在这里也未必是坏事。

酒会当天。

沈鹤州去找了一家西服店挑了一套正装,下午叫了一辆车将他送到酒会楼下。

走进酒会大厅内,就是举着手中的酒杯,与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寒暄应酬。

刚谈下合作的老师,对沈鹤州很是喜欢,拉着他在这场酒会中认识了不少的新面孔,在路过季延时,连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拉往了别处。

直到酒会到了尾声,沈鹤州才得以找了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喘一口气。

他坐在靠近露台的椅子上,揉着喝得有些发晕的脑袋,心中暗自庆幸着酒会开始前吃了解酒药,不然就今天这场应酬喝下了的酒水,怕是要失态了。

“季先生,季先生醒醒……”

“怎么办?季先生今天助理有过来吗?”

“小季总我熟,我送他回去吧……”

听见后面的谈话,沈鹤州站起身来,从他站的位置一眼望过去,只能看见季延的衣角。

两个侍应面露难色,那人不等侍应同意,伸手就要把醉酒的季延扶起来。

这人沈鹤州在国外工作的几年,听过这人的恶名,之前的一次酒会上见过,对方看他喝不醉,还想着往他酒杯里下药。

别人头里长的是脑子,他脑子j虫盘旋,什么都敢碰。

沈鹤州起身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沈先生,好久不见,比起上次见你的时候,更有魅力了。”

沈鹤州浅笑:“多谢夸奖。”

“要是沈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先带小季总去休息了。”

“亚尔曼先生,可是你替我送喝醉的男朋友回去,怕是不太好。”沈鹤州弯起唇角,把喝醉的季延拉到了怀中。

亚尔曼双眼微眯,脸上多了猎物被人抢走的不悦:“我听说沈先生刚和季总的侄子取消订婚。”

沈鹤州浅笑:“及时止损,换条大船攀让亚尔曼先生嫉妒了吗?”

亚尔曼眼看着猎物从自己眼前溜走,心有不甘,却也没办法强求。

他敢做这种事情,无法就觉得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再者大家都是要脸面的人,事发谁也做不到揪着这件事不放,到时借着对方喝醉,说是对方喝醉酒后你情我愿发生的关系,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看着亚尔曼识相地退开,沈鹤州搀着东倒西歪的季延走出了酒会。

沈鹤州孤身一人来到国外谈合同,没有司机,没有助理。

身边多了季延这个不省人事的醉鬼,一时半会还不知道怎么回去。

沈鹤州扶着季延在街边坐下,扶着一个醉鬼到处走动,相仿的身高和身材,让他额间沁出了一层细汗。

他蹲在季延身边,伸手去摸季延身上的手机,手刚搭上了季延的胸口,就被季延一把拍开。

“喝成这样还知道不能让人碰你,小季总自我防御机制还挺好的。”

季延双眼拉开了一条缝,愣愣地盯着沈鹤州,眼底流露出了几分落寞。

“为什么还会梦见你。”

他头靠着身后的墙壁,形容颓废:“为什么就是忘不了……”

沈鹤州轻叹了一口气:“沈鹤州吗?”

季延听见这三个字浑身微微一颤,落寞的神情下,一双眼又黯淡了几分。

沈鹤州看季延这副模样,干脆在季延身边坐下,他看了看表上的时间,九点半,他没什么事,在这里陪季延坐在酒醒,也不成问题。

“时间一长就能忘掉了。”

“忘不掉,一直都忘不掉。”季延用力捶着自己的脑袋,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沈鹤州赶忙把季延的手拉开,没想到时常冷着张脸的小季总,竟然哭了。

眼泪浸湿了季延的脸颊,季延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偏过头默默掉着眼泪珠。

沈鹤州活了两世,都没见过小季总的眼泪,一时间慌了起来,急忙用手去擦小季总脸上的泪水。

“不哭了,沈鹤州是坏东西,等回去我帮你打他。”顺口说出这句话时,他自己都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愣了片刻,又轻轻揉了两下季延的眼底:“不哭了,乖。”

季延醉得厉害,抓住沈鹤州的手,在开口说话时,连声音都变得哽咽了:“不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城中文网【c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偏执反派,改写BE定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