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城中文网c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姜夫人见到邓玄籍,满是疲惫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她也是范阳卢氏的女儿,与邓玄籍的母亲是堂姐妹。两人同样出自旁支,待字闺中时,常常在一处读书习字。

虽出嫁后两人再未见过,此时看着邓玄籍,眉眼间与她竟有几分相似,更是打心眼里当他是自家晚辈。

沈峤静静地跟在她们身后,才进了门,就听见一阵极力压抑的咳嗽声。

姜夫人让侍女沏茶,苦笑道:“自你上次来过,他心情不错,咳得也比往日里少了许多,可精神头却更差了,我已给你几个表哥都去了信,也让他们有所准备。”

表哥?沈峤惊讶地看了邓玄籍一眼,没想到这人与姜县令还有一层亲戚关系。

细想却又不觉得奇怪,此时士族之间多有通婚,几个大姓嫡系之间更是只在内部联姻;身份低一些的小士族,也多以娶到这几家的女儿为荣。

邓玄籍的祖父官至中书令,他的祖母或母亲出自这些士族,也是情理之中。

正自想着,却听邓玄籍说道:“姨母,这位沈大夫,是先沈太医的女儿,也是我的朋友。她在潭州多年,对姨丈很感敬佩,故而前来探望。”

姜夫人微怔,起先她并未注意这个一直沉默的女孩儿,这时细细打量,见她面容沉静,眼神清亮,就知不是轻浮之人。

她朝沈峤微微一笑:“沈姑娘有心了,去岁你父亲沈太医抱恙,还来为外子看诊,我都记在心上。”

沈峤连忙回礼,盈盈一低头,更显得端美非凡,犹如山间清露、泓月清辉一般。

姜夫人心中一动,眼光扫向邓玄籍,不由试探道:“六郎,我记得卢氏那边曾有风声,言邓相想要亲上加亲。听闻卢家似也有意将嫡支的女郎许配于你,如今可有定下是哪位淑女?”

邓玄籍没料到她突然提及此事,在沈峤面前说起自己的婚事,总令他心中密密麻麻如针刺一般不安,却不能不解释。

“祖父是曾有意,只是卢家并无年纪相当且未婚配的女郎,只好作罢。”

见沈峤一脸好奇,他不禁多说了几句:“现下京中,如我这般年纪尚未成家的,也不在少数。祖父允我先行立业,再提婚事。”

姜夫人摇头,轻轻掀开茶盖:“所谓成家立业,成家总是在立业之前。过了及冠之年,或许没成亲的还多,没定亲的可不多了。”

“其实就算年纪不相当,先定下来,你等个几年,不是刚好?再过几年,才是耽搁。”

说罢,她抬头觑了一眼邓玄籍神色,见他只是微笑,却不点头,心中就有了数。

想到前些日子母家的来信,她微微叹息,她本以为是邓相要退,卢氏反悔;原来当事的两位小辈也均不情愿,诸番因素干扰下,这才真正作罢。

她又转头看向沈峤,轻声问道:“沈姑娘也未曾定亲吗?”

沈峤笑笑,她与郑学鸿曾经的婚约,两人都不欲再提,自然作废。

如今政令对女子还算宽松,她作为独女,可以继承父亲留下的医馆,不必交由官府或宗族。既然可以自食其力,她自然不愿再与别人有所纠葛。

“父亲走得急,我只愿能深研医术,继承父亲遗志,也没有定亲的想法。”

听她这样说,姜夫人一愣,失笑道:“你们两个倒是一样的说法。只是你是姑娘,若一直拖着,可是真的会耽搁一辈子。”

沈峤只是微笑,轻轻抿了一口茶水。

姜夫人一叹:“年纪上来了,总是容易关心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走吧,我带你们去探病。”

姜县令倚在床上,室内由一名医士,并几个婢女在一旁侍候。

他喉咙中不时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显然是十分气短,整个人形容消瘦,面色枯槁。

沈峤一看,就知这是严重的肺积,用现代的话来说,已经到了肺癌晚期。

她心中摇头,这是真的不治之症啊!

看见沈峤背着的药箱,他笑了笑,微微点头以示招呼:“玄籍,其实我心中清楚,我的病已是回天乏术,你关心县中事务,不必再为我费心。”

邓玄籍笑道:“沈大夫很是敬佩您这位父母官,一定要来探望您的病情。”

姜县令就好奇地看向沈峤,挣扎着想坐直身子:“我任上六年,并无什么功绩,很是惭愧,小娘子怎么会敬佩我呢?”

话还没说完,喉咙中发出一阵止不住的咳嗽。

沈峤连忙上前扶他坐好,顺便搭了搭他的脉搏,对他微笑道:“我无意认识了一位陈娘子,得知是您留她在衙门中当差,觉得您很有魄力。”

“想必衙门中的一个小吏,盯着的人都不少吧?”

姜县令就笑了一声,似是很放松,笑道:“我记得她,是个拿命拼的女人。楚地近几年来匪患严重,我留下她,其实并没受到什么阻力。”

说罢,他忽然想起一事,叹道:“听说今年匪患较之往年还要严重,你新上任,可要多多费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