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有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城中文网c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晓静和方氏刚一下驴车,就看到董安慌慌忙忙跑过来迎接。

董安脸色憋的通红,眉头挤在一处,手舞足蹈地,“夫人小姐,有人来了,他他他……”

到底年纪小了些。

林晓静脸一冷,“谁来了,搞得这么慌张?”

“说是夫人的亲戚。”董安小心翼翼地抬眼瞥了一眼林晓静的脸色,“原本是没打算招呼他们进门的。毕竟小姐说了,要闭门谢客。”

林晓静一听,眉头深深蹙起,“然后呢?”

方氏捂着胸口,原先刚刚压抑下去的恶心又涌了上来,嘴巴微颤,“是谁啊?”

“说是夫人的母亲。”董安的眼神充满了迷茫,“原先我们就请那位老妇人明日再来的。只说主人不在,所以没让他们进门。但是今日少爷正巧去了书肆,回来了的时候刚好被他们……”

“我娘?”方氏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些。

“被他们怎么了?”林晓静只觉得董安这几句话里,包含了太多意思。不知道是她听岔了,还是她理解错误。

“他们拉着少爷不放,王婶说,少爷是读书人,要面子,最是不能有一点污点。所以只得先请进来了……”

方氏心头一跳。

……

林晓静则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实在提不出一丝笑意,只是拳头一紧,“这几个人能来做什么?”

“他们现在在何处?有几个人?都说一说。”

董安赶紧直了直腰,浑身一凛,回答道,“姐姐说屋子里都是夫人和小姐的东西,怕他们乱翻,所以只是把他们请在了外堂,还专门给他们做了些吃食,稳住他们。”

“做得好。”林晓静冷静下来。

就连方氏也松了口气。

“他们一共四个人,夫人的母亲是一个,还有一个应当是夫人的兄弟和嫂子,还有一个年纪比较小,是个孩子。”

如此看来,应当是外祖母,和舅舅一家。

不知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只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了。林晓静面色越发难看,想起当日离开外祖母家的狼狈,尤其是母亲的痛苦,心中更加不忿。

林晓静看向身侧的方氏,面露担忧,“娘?”

方氏原本还有些不舒服,但是听完董安的话,已经全然清醒过来了。

她抓起林晓静的手,声音异常坚定,“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再有机会欺负我们一次。”

这件事的确不好处理。

董安还有半年多就要科考了。

若是忍不住,事情闹得受不了场,被人拿来当话柄,还要影响晓初科考。这件事绝容许马虎。

“娘,我陪着你。”林晓静扶着方氏往里面走。

董安赶紧跟在后头。

也亏得董安聪明,远远的就拦住了林晓静和方氏的驴车,赶紧把事情都一一讲了出来,这才让林晓静他们有了心理准备。

若是直接回了家,当面撞上那一家子,只怕是更令人头疼。

往里面走几步,就能听到外祖母的声音,有些子尖锐,是不是还穿插了些男人的声音。

林晓静猜是大舅方大春。

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听起来语气就有些不善。

想起当日那场闹剧,方大春和大舅母能和外祖母一道来这里,想必已经是不计前嫌,放下了之前的恩怨了吧?

林晓静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林晓初正对着门口,看见娘和姐姐一同进门,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多了一丝紧张。

外祖母发现一直闭着嘴巴不说话的林晓初突然起身看向门外,就猜到了有人来,也赶紧往门口望去。

五六双眼睛齐刷刷地朝着方氏和林晓静。

“你们怎么才回来?”外祖母用略带埋怨的口气,“这茶都喝了好几杯了。若不是这鸡丝凉面的味道不错,我肚子饿着,都不想等。”

方氏抿着唇,没有开口。

林晓初已经默默走到自己娘和姐姐身边了,有些丧气地低着头,“姐姐。”

林晓静揉了揉林晓初的脑袋以作安抚。

到底是个九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

那边方大春见妹妹方氏的脸色不对,立马开始打哈哈,“哎呀,梦兰啊,娘也是等累了。你这是去哪里了,这么久才回来?”

林晓静扶着方氏的手一紧,示意她不要告诉外祖母他们去县城做了什么。

方氏不动声色安抚地摸了摸林晓静的手。

“就是出去订点货,不然后日就要开天窗了,做吃的也没得吃。”

外祖母不耐烦地瞥过眼,“行了,我有事同你说,让其他人都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