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之瓜,有苦有甜。于天任这边替古人担忧,二狠子那边却满不在乎。

事已至此,担忧无用,只能好言劝二狠子这阵子尽可能的多警惕着点儿,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的。

二狠子爱搭不理的点头说好,让好哥们儿不必替他操心。

于天任见二狠子烂掉的两根手指头仍在滴血,于是将擦汗用的旧毛巾递给二狠子,让二狠子赶紧包扎一下。

二狠子没有伸手去接那条旧毛巾,而是嘴角上翘,发出淫笑:“帮我看着摊儿,我找小毛桃去。”

于天任猛一愣怔,随之将脸一沉,数落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找窑姐儿?你别是傻了吧?”

“去你的,你才傻了呢。”二狠子依旧淫笑,“我找她,是让她给我治伤。”

“放屁!她会治伤才怪!”

“傻巴,你懂个屁。我说她有药,她就有药。她那个药随身带,藏于脐下三寸外。”

说着话,将那只好手的食指和中指竖起来在于天任的眼前快速抖了几下。

“我拿这俩好手指头抠点儿药汤出来,泡一泡我这俩烂手指头。嘿嘿,不出三天,准好!”

把话说完,大笑不止。很是嚣张,十分猖狂。

小毛桃,北门外“春风班”的姐儿,岁数不太大,二十刚出头,已经跟二狠子当了两年老相好了。

按照暗门子里面的话术来说,二狠子是小毛桃的“热客”,小毛桃则是二狠子的“熟姘”。

您想呀,都已经热了熟了,俩人还能不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二狠子跟于天任不是手足胜似手足,俩人无话不谈,与小毛桃之间的那些事儿,二狠子从不隐晦地跟于天任显摆。

于天任尽管没有见过小毛桃,但猜也能猜出,小毛桃一定是个长相不俗的女子,要不然也不能让二狠子铁了心的当她的“热客”。

二狠子的事,于天任管不了,也就只能不管。二狠子让他帮着看摊儿,他也就只能帮着看摊儿。

“东西卖完了,篮子搁哪儿?”于天任傻兮兮地问。

“说你是榆木疙瘩,你还真是榆木疙瘩。还能搁哪儿,送我家去呗。你上我家送篮子,不正好能见着我妹子么。傻巴,我这可是成全你,你可别不知好歹。另外——见着你老丈母娘,该说什么话就不用我教你了吧?”二狠子咯咯坏笑着说。

于天任傻笑着挠头皮,光会“嗯嗯”,不会说话了。

“傻巴,瞧你那傻揍性。得嘞,我走了,你自个儿傻嘿嘿吧。”

说完,二狠子转过身,晃着肩膀,迈着大步,连说“借光、借光”,从拥挤中穿插着走远。

“二爷,您威风。”

“二爷,您牛气。”

“二爷,您来套煎饼馃子。”

“二爷……”

二狠子俨然成了老地道外许多穷根子心目中的大英雄。打这一刻起,他成了老地道外这一亩三分地上备受尊敬的“二爷”,除了一个于天任,没人再敢直呼他为“二狠子”。

眼瞅到了晌午头上,各路买卖家也都该收摊回家各找各妈了。

二狠子将锅中已经冷却的油倒进一个大号铁皮桶里,扣好盖子后,将油锅、油桶,连同各种零碎,一并存放在几米外,田二婶子家的一间小破屋里。

这位田二婶子,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寡妇,没儿没女没依靠,日子过得别提多糟心。

于天任跟老地道外一些干小买卖的同情她,于是就把糊口的家当存放在她家一间闲置的小破屋里,每月给她三角五角,权当周济她一条活路。

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天任积攒善心,备不住哪天就能有好报。

可究竟哪天才能有好报,也许只有鬼才知道。

于天任将卖剩下的糖粘子和炒蹦豆全都给了二婶子,他两只手各拎着一个空篮子,边走边傻笑,让大伙儿瞧着莫名其妙。

“小于,捡着钱了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城中文网【c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贼之道》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