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转载请注明来源:长城中文网cczww.com

腊月二十八,瑾卿大姐也从省城回家。

跟着她一起回家的还有炸红糖年糕条、话梅果干、蜜饯金桔、豆酥糖等小零食。

好久不见大姐了,苏玉瑶想要好好地陪陪她,而二姐瑾若也总是过来找她一起玩,她都没时间再顾上她在本草堂的那一丁点儿生意。

于是她干脆不供货了,“大过年的,歇两日,钱又赚不完。”

她这样开解着自己,被雪茶听了去,就打了个抿笑。

苏玉瑶见她笑,自己想着方才的话,也笑了——

是啊,这可不像刚来桐县时的自己,那时候恨不得每天都能找到赚钱的机会,随时随地都告诉自己不要忘记了挣钱,故而活得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幸而舅舅舅母一家对她实在是好,她那爱钻死胡同的心思过了半年才缓过来点。

之前在家中时,听到阿爹和阿娘吵架时的互相抱怨,一个说对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个则说凡事就爱跟别人比较,怎么不和离了干净。

爹娘是一对怨偶,却又因牵涉太多只好勉勉强强地过下去。

而又因她是个女儿,所以最不受亲生爹娘待见,凡事都以大哥为先。

而跟阿娘比起来,舅母就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阿爹埋怨阿娘“不贤”,舅母却实在是“贤”,对她这个外姓女儿都巴心巴肠。

所以这半年过去,苏玉瑶的气色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

“哟,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苏玉瑶主仆俩正在说说笑笑,瑾卿大姐和瑾若二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苏玉瑶见她们人手一个小背篓一把小镰刀,必定是找她来同去做什么事情。

“说说家常,大姐、二姐,咱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这几日天气好,县城北郊宁远庄里的折耳根应该长起来了,我们去挖?”

瑾若自从考过之后,就成天闲着休息,今天不是拉着她去外头吃烧烤,就是在院里自己捣鼓药膳养生汤,总之是一点医书也不想再看,一日本草堂也不想再去。

年节下去挖野菜?这倒是稀奇,可苏玉瑶起了心动了念,便立刻吩咐雪茶去拿工具,自己则起身到后院抓了一小把银瓜子,想着去庄子路远,两位姐姐若是渴了,还能去买个果饮解解渴。

路上,瑾卿问起苏玉瑶如今的生意如何,今后作何打算。

苏玉瑶则老实回答:“还可以,偶尔能有一两笔订单,不过都是舅母的面子。”

最后这句她实在没有说谎,但在大姐听来,她便还全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全凭舅母照拂。

“是阿瑶妹妹太过自谦了”,瑾若帮腔,“说是阿娘的面子,实际上东西都是她自己做的……”

弄明白个中缘由的瑾卿大姐也面露赞许之色,她是知道阿娘手艺的,虽然阿瑶妹妹可能受到了点拨,但能全部做出来被外人说水平参差,可见是下了功夫的。

而说起今后打算,苏玉瑶再次陷入了沉默。

她确实很想快点赚钱,但是又不想辜负舅母的一片心,而且还要担心外出到县城的食店做工,会让舅舅舅母失了面子。

“这样很好嘛,圣人常说,绝知此事要躬行,若真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还真得一点一滴从小事做起。”瑾卿大姐言语间又有了学院女夫子的气度,说出来的话总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大姐说的是。”苏玉瑶说,“我会好好思量的。”

姐妹三人租了一辆大一点的马车,她们各自的丫鬟也都随坐其上。

虽说天色好,但毕竟是腊月里,还是很冷的。苏玉瑶尤其心疼他们,有时候不免有物伤其类之感,因为幼时爹娘就曾恐吓过她,“若是不听话,就把你卖出去做奴婢换钱,供你哥读书。”

所幸后来大哥书没读几年,现在又到了舅母家,她才没继续提心吊胆。

半个时辰之后,车夫将车停在了“宁远庄”的门口。

走进去一看,苏玉瑶发现其中并不大,拢共十五亩良田,一座后山,然后还有个两进小院,并后厨、猪圈、鸡舍等,麻雀虽小,倒是五脏俱全。

“这是阿爹三年前买的,但阿爹只管买,其余一切都是阿娘在照管。”瑾若说着看了一眼大姐,“这些年我们家先后买了四处庄子,宁远,宁安,宁德,还有一个……宁清庄,宁远庄还是离县城最近的,我估摸以后这里是大姐的陪嫁……”

国朝惯例,要给女儿从出生之时就要攒嫁妆,舅舅舅母当真是考虑得长远。

苏玉瑶心里好羡慕啊,她知道自己的阿爹阿娘,是一点都指望不上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可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城中文网c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