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姝清听着这声,不由得暗道还是来了。而阿曦显然没搞懂现下是什么状况,故有些懵地看向月姝清。

而她则轻柔地摸摸她的脑袋,牵起阿曦的手,神态自若地正准备带她下去时,就听外头响起一道怒吼:“快把孩子交出来,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月姝清听到这话,全身不受控制地轻颤了下,她并不是因为被这话吓到,反而觉得他们在此等人群众多里头说这个定是有什么猫腻。

阿曦则是被吓到了般紧紧握着月姝清手,她感觉到她的手心正冒着细细的汗。月姝清回握住阿曦的手,才让她情绪得到缓解。

而宋知闲则是被这道话给吵醒了,他本来想小憩一下,结果刚进入状态就被打破,所以心绪极其不佳。

他询问身侧的松竹发生了何时。

松竹摇摇头,并说要去外头看看,结果这一去就没回来。

宋知闲感到疑惑,刚准备去看看时,却听见很多人上了楼梯,还推开他所在厢房。还不待他反应,就见一群人在他房间翻找着什么,神情焦急,动作也透着几分紧张。

他看着私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火气顿时大了些许,又加了些许不耐烦:“你们是谁,怎好端端的进我这,还随意乱翻我东西?”

宋知闲气得脖颈青筋凸起,他丝毫没注意到他们在听到他这番话都不约而同地翻给他一个白眼,更有甚着直接上前一步,扇了他一个耳光。

他被打得有些恍惚,却听到他们用义愤填膺的语气说道:“你个人牙子还有理了?说,你究竟把孩子藏哪里去了?”

“什么孩子?”

宋知闲有些懵,但对方似乎不信,一个劲地问孩子在哪里。

与此同时,月姝清厢房也被人推开,也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时,身侧的阿曦被人拉走,她抬眼一瞧,只见一女子将阿曦死死护在身后,目光中透着警惕。

而阿曦则想开口说话,却被人捂住。

“你们是?”

月姝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所以微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而对方显然没有给她半分好脸色,只是挥挥手,便有两名壮汉从外面走了进来,月姝清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忙往后退,声音带着不解与惊恐:

“你们想干嘛?我没做什么啊?”

她听见那女子冷笑一声,而后说道:“你拐走我的孩子还说没做什么,谁能信,等我们将你押送到官府,让知县好好罚你。”

月姝清听到这话,心顿时凉了半截,因为她明白就算她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就在她思考该如何逃脱时,阿曦挣脱住束缚,直接冲到月姝清身前,拿身躯当在面前,目光坚定:“你们不许伤害阿清姐姐,她不是人牙子,而且要不是阿清姐姐救的我,恐怕我早已死于非命了。”

领头的女子一愣,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般,眸光凶狠地瞪了眼,而后在阿曦跟前蹲下,温柔地说道:“你是被人牙子给教唆了,要不是客栈小二认出你,恐怕你早就被这挨千刀的人牙子拐到永远找不到的地方了。”

阿曦却还是摇摇头,表示不可能。

那女子似受到打击般头一直耷拉着,看起来阴沉至极,最后她似想到什么般,再次抬眸时,态度更是强硬不少:“来人,带她下去,再将这人牙子给押进官府!”

阿曦本以为事情解决,可现下看来只能说越来越糟糕了。

月姝清看着阿曦被人强制带走那刻,便朝左侧跑去,结果却被拦截,往后也有人,最后她还是被壮汉死攥着手腕带了出去。

而浅云因出去买东西而逃过一劫。

在她被押着出去时,恰好遇见了同样被押着出来的宋知闲。两人相视一笑,却都被狠狠踹了一脚,耳边响起怒吼,让他们不要嬉皮笑脸的。疼痛感渐渐袭上全身,她感觉自己腿都不是自己腿了。

只有腿部隐隐泛着的疼意,才让她意思到自己还活着。

在他们下楼时便看见松竹被绑到一根柱子上,在看到月姝清他们时似看到了救星,不由得呜呜叫了起来,却被一侧的人给踢了好几脚。

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押了出去,还不时有人朝他们丢个菜叶子和鸡蛋什么的,但大部分都被他们一一躲过。

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类异样的目光就这么打量着月姝清他们,带着愤怒,恶心,嫌弃,愤恨等多种情绪混杂在一块儿,让她感觉全身像有无数条虫子在爬,难受极了。

“你不是会武功吗,怎不使?”

月姝清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调说道。

宋知闲看了她一眼后,唇边挂着一抹笑:“因为你说不能随便使,会伤到其他人。”

“我什么时候……”月姝清刚想反驳,却想到自己确实说过,但也很是好奇宋知闲的转变之大。

“我确实说过,不过,我以为你不会听我话,毕竟我让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你就没听。”

这话一出,她就没再听到宋知闲的回答,微微有些愣神,因为照平常他应该反驳自己,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安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城中文网【c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杀死那个疯子后(双重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浪漫星球

浪漫星球

酒尔呀
下本《淮淮起意》轻悬疑搞笑甜文求收藏!公主先请看文案:乖酷传统学霸少女VS竞赛冠军清冷拽哥天才少男少女的双向暗恋|超甜|偏群像对于喻时,周聿也记住这个人远比记住名字更来得深刻。第一次对喻时有印象,是他摊着双腿无聊坐在小卖部,修长有力的手指正灵活地转动着一个魔方,手背上青筋若有若现。直到头顶前方传来一声清软嗓音。“老板,结账。”一道阴影覆盖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抬起头,看向柜台处立着的少女,一身穿
言情连载28万字
就要触手贴贴!

就要触手贴贴!

头发多多
【收尾中-已肥可宰】封面触手来源@豆籽【文案】:未来世界,异种入侵。怪物,异象,灾厄接踵而至……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睁眼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天昏地暗,海啸滔天,犹如世界末日。就在这时,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虽非人哉,还好不会淹死。可下一秒,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它们长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利齿。叶云帆:!!!小
言情全本69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