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郎归·贵女养汉记》转载请注明来源:长城中文网cczww.com

叶初云一双清亮黑眸又仔细寻了一圈,可无论毬场边还是几个亭帐前,都没有叶婉云的影子,只有林希明站在远处和几个世家子说着话。

她想到叶秀云刚刚刻意的行为,又忆起以前叶婉云遇过的事,心里一下紧绷起来,立刻便要下去找人,正在这时,跟着叶婉云那婢子却从阶上进了亭子。

“婉儿呢?”叶初云疾声问道,“你为何没跟着她?”

那婢子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连忙将手上的锦盒呈上,怯声解释道:“回大小姐的话,少夫人刚刚下马时,被场边奉茶的余家婢女不小心洒了些茶水在身上,她便让奴婢先行来把这彩头送给大小姐,自己跟着那余家的婢女去换衣了。”

“她一个人去的?”叶初云眉心紧蹙,打马毬容易弄脏弄破衣物,所以一般公子小姐都会多带身衣裳,可叶婉云刚被她嘱咐过要小心,怎么也不该一个人去才是。

那婢子回:“不是一个人,少夫人本来要我和她一起去的,是正好看见了临安知府家的小姐,少夫人便请了姚小姐陪她一起去,让奴婢先过来这里。”

“跟姚钰儿一起去的?”叶初云重复了一遍,见那婢子确定点头,心下这才松了些,临安知府姚冼家风清正,姚钰儿本人也品性善良聪慧,叶婉云有她陪着应当不会有什么。

但等接过了那婢子手中装宝石镯子的锦盒后,叶初云还是又谨慎吩咐道:“均儿,你和她一起去找婉儿,找到后莫要再离开她一步。”

均儿连忙应是,带着那听得不明所以的婢子走了出去。

叶初云舒了口气,重新坐下来饮茶,可却依旧觉得心神不宁,只坐了片刻,便又站起来走到阑边,想看看毬赛分散些注意力。

“小姐!”看了约小半盏茶时间,灵儿突然惊诧地指着场那边道,“那不就是姚姑娘吗?”

叶初云心里又是猛得一跳,顺着她的手定睛看去,果然见姚钰儿正带着婢子从毬场另一边的林荫道上缓缓行来,可却不见叶婉云和她一起。

“走,我们去问问!”叶初云话音刚落,人已迅速步下了亭帐的台阶,灵儿赶紧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姚姑娘!”

姚钰儿刚走到自己原本呆着的亭帐前,就听见有人唤她,这声音清越动听如山间泠泉,却明显含着急切,她诧异地望向来人:“叶家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叶初云走得急,略沉了沉气息,才问道:“姚姑娘,婉儿不是和你一道去换衣了么,怎么不见她一起回来?”

“原来是为这事,”姚钰儿明白过来,笑道,“我本来是要陪婉儿去余家准备的厢房换衣的,但走到一半,正好碰上了秀云、芷欣和淑仪淑瑶姐妹,淑瑶不是也玩了马毬嘛,她说出了身汗,也要去换衣,大家便一道走了,还说好了,换完衣一起去摘果子玩。”

说到这儿,姚钰儿朝旁边的帐子里看了看,继续说,“但我今天跟夏姐姐一起来的,想着要去果园也要叫上她才合适,所以就独自回来找夏姐姐,再去果园汇合。叶姐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又是叶秀云,又是摘果子。

叶初云只觉更加怪异巧合,她也抬头看了眼帐子里,姚钰儿说的夏小姐正陪赵家和夏家的两位主母闲话,只怕还要聊上一会儿才能走,可她却不敢耽搁,便勉强笑道:“多谢姚姑娘,既然如此,那我先去找婉儿,到时候再在果园见。”

“那也好,”姚钰儿不疑有他,热心地指了指东北方向,“换衣的厢房就在那边,稍有些远,叶姐姐现在过去,他们应当换得差不多了。”

叶初云又道了句多谢,就与她暂且话别,步履匆匆地带着灵儿沿着姚钰儿刚刚过来时的林荫道走去。

余家庄子太大,这条通往专为女宾休整而设的厢房的路确实如姚钰儿所说,又长又远,而且越往里走人越少,只偶尔还有一两个女婢来往取放东西。

叶初云主仆二人走得快,一炷香不到,便到了厢房所在的院子,院子里却极为安静,除了枝头鸟叫,几乎没什么人声。

灵儿正在左边厢房外一间一间敲过去,右侧厢房的一个屋子里突然被推开,出来了两个侍婢,手里各捧着一叠衣物,叶初云一眼认出其中一叠衣服正是叶婉云的,她立时向两人问道:“来此处换衣服的几位小姐还在院里吗?”

两个侍婢有些惊讶,其中年长些的立刻行礼答道:“回这位贵人的话,两位小姐换完衣服就和其他几位小姐一起走了,奴婢听她们本来要直接去摘果子的,后来其中一位小姐提到咱们庄里去岁新植了成片的爬墙粉团儿,如今正盛开着,小姐们便一致决定先去看花了。”

叶初云见这二人不似说谎,且显是大世家里被调教得极有规矩的,便又问道:“那粉团儿种在哪边?为何我来时没有碰上她们?”

“在马毬场东面的翠竹林后边,几位小姐应当是在院前那个岔口往东走小径去了,所以没和您碰上,”那婢子颇有眼力见,继续补充道,“她们约莫是半炷香前走的。贵人您来之前,还有两位侍女来找过她们,但是也错过了,前头刚追出去。”

这就是说均儿也没找到叶婉云。叶初云忧心愈甚,问清楚路后,唤了句“灵儿”,便又出了院门,在那婢子说的岔口往东寻去。

两人沿着小径一路走,路上几无人影,但能听见竹林那边毬场上传来的声音,可见这林子倒也并不算深。

走了一长段,又到个岔口,主仆二人按那余家婢子说的右转过岔口,而后,皆是一震——

叶初云原本听说爬墙粉团儿时,只以为是一两面爬了蔷薇的花墙,却没想到竟是这样一片深深浅浅的粉色花海!

“锦江风撼云霞碎,仙子衣飘黼黻香。”千万枝的粉色蔷薇,繁艳烂漫,殷红稠叠,或是沿着高低不一的篱笆爬满,或是被各式形状的竹篾引着,化作了一面面壮观的花墙,长成了一座座精致的花桥,流溢为了一片片绚丽的粉霞,铺满了整片天地。

叶初云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蔷薇本身并不像牡丹那般精贵,但是要爬墙,却要花匠费尽心思,这样大的手笔也不知要多少财力才能维持。

“小姐,”灵儿也终于反应过来,咂舌道,“余家弄了这么个厉害的粉团儿海,怎的竟没和大家说起?”

叶初云眸底铺陈着一层粉色,笑了一声:“她等着别人自己发现呢。”

然后,她便可云淡风轻地道一句“只是寻常”,这就是余家主母冯氏的作风,所谓的大家风范。

不过,这些都是他话,她们现在的问题是,这么大一片蔷薇花园,从哪儿进去找人?

正在踌躇时,好巧一个婢女提着把浇花壶从那花海一处走出,见到叶初云立刻上前恭恭敬敬行礼。

叶初云见她额上一层薄汗,显然在里面劳作许久了,便问道:“你可看见刚刚有几位贵小姐一起进了这花园?”

“回贵人话,奴婢看见了,”那婢女果然肯定道,却又问,“不过刚刚进去两拨人了呢,不知您问的是两位一起走的,还是三位一起走的?”

她们分开了?叶初云秀眉又蹙起来:“两个一起走的都穿的什么色的衣裳?”

那婢女:“一位是粉色的衣裳,和这些粉团儿很像呢,另一位是水绿色的裙子,看发髻已经是位少夫人了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野鬼娘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城中文网c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