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音婉转清越,萧月听得如痴如醉。弦音伴随着树下的风飘荡,簌簌的落叶也不忍心打断似的,没有一片黄叶落在他身上。

一曲毕,四周寂寂无声,连不爱琴棋的秦苡萣也面容陶醉,似乎还沉浸在其中。

一阵风从脸颊拂过,萧月也才从怔愣中回神,正准备开口时,便被一个冷淡的声音打断。

“真是‘如听仙乐耳暂明’,哥哥真是好弦音。”

萧月一转头,便看见秦执鼓着掌缓步走近。他今天身着一身墨蓝,这颜色倒是跟他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他看上去更显面色苍白。

“秦执,别没大没小的,叫宗主。”秦苡萣瞪他一眼,赶快招手示意他过来,心中却想着:这臭小子真是被惯坏了,没规没矩。

秦观没有开口阻止,将玉骨纤纤的手搁置在琴弦上,等着秦执改口。他不知道如何与这个唯一的弟弟亲近,他只希望他能守规矩,和他一起保护好秦家,不要太过放浪形骸。

秦执看着秦观那张永远一成不变、不容置喙的脸,脸色也慢慢发冷,低声开口:“是,二姐。宗主的琴技真是了得。”

听到他的回答,秦观这才抬头问他:“你来做什么?”

这话一出,萧月敏锐地察觉到四周的空气都停滞了,这哥俩间的气氛简直是剑拔弩张,可明明两人都不是那个意思,却永远话中带刺,她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二十年来秦执都不喜欢秦观、也不与秦观亲近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最后还是秦执向秦观行了个礼,毕恭毕敬地回答到:“我来交宗主上次交代我抄的东西。”

杜若将东西递给秦观,秦观一眼没看,便随手递给了东殿的下人。

按理说,东西交完,秦执该走了,可他却径直坐在了萧月的旁边。秦苡萣见他坐下,也将桂花糕推到他面前。

秦观也走过来坐下,四人间气氛微妙,只有秦苡萣傻傻地什么都看不出来。

秦执喝下一口茶,目光不经意落在萧月脸上,却开口问到秦苡萣:“二姐,你和萧月来宗主的东殿做什么?”

“这你看不出来?”秦苡萣不屑轻哼,“当然是来听听宗主仙乐般的琴音呗。”

“琴音?”秦执笑出了声,“你不是最讨厌这些吗?姐。”

秦苡萣脸上一阵红,辩驳道:“谁说我讨厌了?我只是学不会,但是听别人弹,还是很乐意的。”

她撇了一眼萧月和秦观二人,窃笑着开口:“再说了,月月也爱弹琴啊,她和宗主二人是高山流水遇知音,所以我陪她来听的。”

秦执的笑声更大,夸张艳丽的五官就像是浮在他苍白的脸上,“原来是陪萧月来的啊。”

萧月听出了他语气的忿意,看着他冷冽的眼神,开口辩解:“不是,不是,是苡萣姐拉我来的。”

秦观却在这时浅笑着开口:“我与月儿,确实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了,月儿的弦音也是让我如临仙境、如游云端。”

“月儿?”秦执脸上的笑容僵硬,片刻后寒声道:“我居然不知道,萧月与宗主已经这般熟识了呢。”

秦观轻笑一声,不顾萧月惶恐和不解的眼神,继续说到:“是啊,上次月儿来我东殿,和我饮茶抚琴。秋高气爽,能与月儿这般的知音共弹一曲,真是畅意。”

说罢,秦观的笑声大了些,而秦执的脸色也越来越阴冷、越来越难看。

秦执扭头看向萧月,嘴角依旧强撑着一抹笑意,问道:“是吗?萧月。”

她看着秦执森冷的眼眸,在秦观温和目光的注视下,蠕动着双唇说出了一个字,“是。”

萧月看见他微微点头后,露出了不明意味的微笑,随后便面色如常的告退了。

没有她预想中秦执大发脾气的场景,也没有秦执与秦观大吵一架的场景。是她对他来说不那么重要吗?是可以割让给自己哥哥的物品?她心中突然有些难受,想起那晚秦执说要找到她娘亲、向她娘亲提亲的场景。

“怎么呢?月儿?”秦观关切的声音唤回萧月飘远的思绪。

“没...没什么。”

萧月看向秦观的目光充满了探究,秦观说的话虽然是实话,但她怎么隐隐约约觉得他是故意在秦执面前这么说的?难道秦观真的将她视为知音?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她实在是想不出秦观能有什么其他目的,萧月并不觉得秦观喜欢她,也看不出如此温润如玉的他能有什么目的。或许,只是她想多了,秦观就只是当她是个妹妹,或者知音而已。

“难得这么高兴,不如二姐和月儿留下来一起用晚饭吧。”

秦苡萣不嫌事大地问道:“哦,宗主为何这么高兴呢?”

“自然是有人欣赏我的弦音,有人与我谈笑。”秦观淡淡一笑。

秦苡萣没在搭话,而是偷笑着不怀好意地撞了两下萧月的肩膀,随口拉着萧月的手替她开口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月月今晚就留在东殿用晚饭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城中文网【c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错杀恋爱脑夫君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