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中文网【c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在霸总文学里当家庭医生》最新章节。

发泄完内心的郁结,女人深深呼了一口气。

她捡起从包里掉落的口红跟粉盒,照着镜子补了补妆,然后冲许至铭嫣然一笑。

“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剁了你的吊。”

许至铭眼皮一抽。

女人不再看他,留下一地的狼藉,优雅离去。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宴会匆匆结束。

沈亭州在回去的车上还在想刚才那个奇女子,不知道许至铭会不会找她麻烦。

应该不会,毕竟横的怕不要命的。

许殉突然发出一声类似轻叹的动静,沈亭州看过去,“不舒服?”

许殉眼睛映着沈亭州,低声说,“有点累。”

沈亭州懵了懵,“可……你不是在里面坐了半天?”

许殉眼睫一垂,“坐得有点累。”

……行吧。

沈亭州伸手按摩许殉的腰椎,年纪轻轻腰就不好,这以后可怎么办?

正想着,腰不好的小许凑过来,指了一下沈亭州的眼眉,“这里有一颗痣。”

沈亭州下意识摸了一下。

“不是,是这里。”许殉掌心扣住沈亭州的手背,抓着他的手指点到一个地方。

对上许殉漆黑深邃的眼眸,沈亭州指尖动了一下,不自在地抽回自己的手,“哦”了一声,转开目光继续给他按摩。

许殉目光柔和地落在沈亭州眉间,“是一颗咖色的痣,他们说用力揉就会变成红色。”

沈亭州挑眉:这么没有常识的话是谁说的?

许殉拇指抚上沈亭州眉上那颗痣,揉了几下后说,“红了。”

沈亭州猛地看过来,这不可能!

许殉:“这块皮肤红了。”

沈亭州:……

人人都掌握大喘气这项绝技,只有他没有。

沈亭州无奈道:“别搓了,痣是不可能搓红的,只能给我搓出……泥来。”

似乎觉得后半句很好笑,沈亭州自己倒先笑起来。

许殉看他眼睫乱颤,眼底的笑纹一圈圈漾开,摸了一下他的眼角。

沈亭州再迟钝,这个时候也意识不对劲,心提起来,“怎,怎么了?”

许殉没回答,只是问,“手酸不酸?”

沈亭州咳了一声,“没事,这是我工作嘛。”

许殉皱了一下眉,慢慢拉开与沈亭州的距离,拨开沈亭州放在腰上的手,把头扭了过去。

沈亭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0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