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头的刘嬷嬷抖得如筛糠,抬起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

德妃一个杯盏砸下去,在刘嬷嬷头上砸了个血窟窿,刘嬷嬷顾不上疼,疯狂磕起头来:“娘娘饶命,娘娘饶命,不关奴婢的事啊,不关奴婢的事,是是是......是小邓子,今儿个出去都是小邓子跟着的,对,一定是在宴上吃了什么,郡王他们欢宴,肯定没照顾好小阿哥。”

小邓子没想到火会烧到自己身上,连忙膝行上前回话:“不关奴才的事啊,奴才对阿哥入口的东西奴才都思量过才敢吃的,就就......就只有四阿哥,四阿哥......”

德妃怒火上涌,这个四儿子生来就是克她的。

大半夜的,胤禛听说前面永和宫闹起来,十四性命垂危,皱着眉头起来穿上衣服就去了,还嫌弃苏培盛慢,直接系好腰带就走了,上面还有几个扣子是一边走一边扣的。

胤褆和舒沅消息灵通,自然也是知道了这件事。

胤褆纳闷,好好的怎么人就要不行了。

现在他们也是做父母的,对于这些个小孩子存了一份慈母之心,因而心里也很担心。

舒沅迟疑:“咱们要不然去看看?”

胤褆:“大半夜的,怎么好去后宫里?”

夫妻俩按捺住,舒沅惊讶过后就平静了,十四以后还要做大将军王呢,肯定不会有事的,小孩子三灾五病都很正常。

把胤褆按住往怀里一塞,就睡了。

胤褆一惊后也坦然了,他对下面几个弟弟向来不甚关心,十四更是没见过几面,更没什么情分。

胤禛大半夜从东三所里赶到永和宫,正碰上太医进进出出,院子里灯火惶惶,空气中似乎都有紧张的氛围。

他心头一沉,到了明堂上,就看见德妃呆呆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

她好像看见他了,又好像没有看见,喃喃道:“也是这样的夜晚,小六发了烧,那晚太医是真多啊,但就是这么多的圣手都挽救不会一个孩子的命,天命如此,非人力可为,但真的是天命啊?”

她遽然抬头看向胤禛,眼睛里竟然带了些恨意,完全不像一个母亲的眼神。

胤禛怔怔,恨?额娘恨他?

一时间巨大的惊惧和委屈铺面而来,惊涛骇浪般几乎要把他淹死。

为什么一个母亲会这样对他的儿子,一下子如坠寒冰地狱,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胤禛站在哪里很久才喉间发涩地问:“德额娘这是何意?难道十四发热是有人做手脚?”

德妃垂下眼眸,轻声细语中带着阴沉的晦暗:“谁?你难道不知道吗?你难道不清楚吗?”

旁边已经被打得半死的太监膝行爬过来,声音凄厉:“是四阿哥,是他给小主子吃了不好克化.......真的和奴才无关啊,饶命啊......”

胤禛被小太监拽到衣角,竟没有人上前拉扯开,以至于他被拉得一踉跄,跪在了地上。

他仰起头,牵着德妃的衣角,不可置信道:“额娘......额娘相信他?”

德妃拂开了他的手,静默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胤禛脸涨得通红,他的亲生母亲竟然认为他是个心狠手辣算计幼弟的人?

眼里含着戾气,像是要发狂的公牛,把那小太监提起来,恶狠狠问:“到底谁让你陷害爷的?”

那小太监本就受了些刑法,又惊惧至极,竟然晕了过去,看着就像是被灭口。

德妃拍桌子:“够了,你还嫌不够乱吗?”

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嫌恶,她心烦意乱。

胤禛突然沉默下来,掩在袖中的手心掐破了手掌。

德妃看着大儿子这样,又畅快又有些心痛,眼睛微红,心内五味杂陈。

胤禛目光空茫,沉默地坐在椅子上坐了一夜,天色将将有些微亮的时候,十四的情况稳定下来,胤禛才回了东三所。

一夜寒凉,胤禛少年人铁打的身子骨也接受不住,继十四之后,他也发热了。

苏培盛吓得赶紧去找太医,但是胤禛拉住了他,“不准去。”

苏培盛急的眼都红了,“哎呦,我的爷,不去找太医,那您可怎么办呦。”

胤禛红着脸,满脸倔强,“不准去就是不准去,你听爷的还是听别人的。”

苏培盛看着主子这样,急的团团转。

喂了些温水给四阿哥喝下之后,他就退回去了。

他思索了一会儿,就去头所找了郡王夫妇。

胤褆和舒沅正睡着,就被吵醒了。

“什么事?”

碧云隔着纱帐轻声回道:“是四阿哥身边苏公公来,说是有要事禀报。”

胤褆翻了个身,“不见。”

四弟是有什么大病,大早晨的扰人清梦,而且他们熟到这个地步了吗?

舒沅想要起身,被胤褆一个胳膊压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城中文网【c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大福晋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