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城中文网c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路明非沉默了很久后,缓缓开口:“的确是很高能的视频,这一段你截得很好。”

“你知道那些黑影是什么东西么?”苏恩曦问。

“不知道,从没见过那种东西,像是国外迷雾里的某种被病毒感染的鬼怪一样。”路明非摇摇头,话锋一转,“但是能观察出来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如果是师姐看这段视频,她也许能找出百分之九十有用的信息,但我至少也看出了百分之八十,因为我对那座城市比她更熟悉,那是我长大的地方。”

“那你有办法判断出叶胜失踪的准确位置么?”苏恩曦对路明非问,“那天晚上雨下的太大了,根本没办法通过视频里的路况来判断叶胜的行车路径,车上倒是有定位系统,我们也跟着定位标识的路径去和卫星地图做了比对,发现后来叶胜从城市的二环驶出后一直行驶在农田上,最后他消失的地方更是一片荒野。”

“可那是暴雨天,农田的土壤应该湿得像沼泽,哪怕性能最优秀的越野车也没办法在积水地泥地上飙出一百二十码的高速。”苏恩曦低声说,“所以我们判断是元素乱流干扰了电磁场,导致定位系统出现了故障,从始至终我们接受的定位都是错误的。”

“也许不是定位错误,有可能他真的在那个位置行驶,只是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路明非沉声说。

“你是说时空错位?或者平行穿梭?”苏恩曦瞪大眼睛,她的思绪很活跃,立马就想到了,“你的意思是,叶胜当时的确在那个位置,但和我们所处的不是同一个空间?”

“这种情况理论上是成立的,我们曾经就遇到过,不止一次。”路明非的声音幽幽的,“在长江三峡的水下,和首都的地下铁。”

“尼伯龙根。”苏恩曦缓缓地说。

“首都地下铁那一次,陈雯雯也是通过手机的定位系统看到了赵孟华正在移动,但她却怎么也找不到赵孟华,好像两個人处于错位的时空。”路明非点点头,“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尼伯龙根这个可能,那座城市元素的紊乱,很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尼伯龙根的展开所造成的。”

“如果真是尼伯龙根的话,叶胜是从什么时候进入的?从视频的画面消失开始么?”苏恩曦沉吟,忽然惊觉到某种可能性,“视频里不是有辆逆行的车么?会不会是从那个时候,叶胜就不小心误闯了尼伯龙根的入口。”

“应该在那之后,但是不久,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路明非掏出手机,“我刚才在网上搜,这次的暴雨中,有座高架塌了,但网上没有给出高架坍塌的时间。”

苏恩曦愣了愣,她拿过路明非的手机,然后和平板的数据对比,表情逐渐严肃起来:“具体的时间不知道,大概也是在那天晚上,但是高架坍塌的地点……系统定位显示,叶胜那一晚正好从那条路上经过。”

路明非的眼眸中异光闪烁:“看来我猜的没错,叶胜师兄进入尼伯龙根的时间,是在遭遇那辆逆行的白色宝马和信号丢失之间。”

“你算出了准确的时间么?”苏恩曦看着路明非。

“原本的高架因为尼伯龙根中神秘的力量而坍塌,那里应该就是现实世界与平行世界的交界处。”路明非说,“我推测那辆白色的宝马应该正好遇到了高架的塌方,甚至目睹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所以即使逆行也恨不得逃也似的离开那里。”

“所以那条塌方的高架,就是尼伯龙根的真正入口?”苏恩曦问。

“不一定,我们对尼伯龙根这东西了解的太少了,它的入口不见得是某个特定的地点,也不见得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开启,这些都很可能不是固定的。”路明非低声说,“我听说过某种言论,只有携带某种烙印或者具有某种特殊气息的人才能资格进入尼伯龙根,要么就是掌控着尼伯龙根的主宰状态很不稳定,导致整个尼伯龙根的框架和现实世界的某些部分发生了交汇,像赵孟华那样误打误撞闯入尼伯龙根的情况寥寥无几。”

“叶胜这家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苏恩曦沉思了片刻,“不论如何,那条坍塌的高架我会先找人管控起来,这么说的确已经可以确定你所在的那座城市存在一座尼伯龙根。”

“你有注意到么,在视频的某个时刻,叶胜师兄的脑袋以很大幅度朝后望,好像刚刚经过了什么令他很在意或是匪夷所思的东西。”路明非说。

“是的,那个片段我也有深刻的印象。”苏恩曦点点头,眉头紧缩,“但车子外部的摄像头因为暴雨的缘故能见度实在太低了,所有的画面都很模糊,我从好几个角度,反复对比了好几遍视频,很难找到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我记得那个时间。”路明非对苏恩曦说,“应该是三分二十四秒,伱把视频推动到三分二十四秒,然后暂停。”

苏恩曦点点头按照路明非的要求做,视频定格在三分二十四秒的位置,此时车辆外部的摄像头依旧以为暴雨而视野模糊,但通过大概的画面能够判断出,对比于平行的路面,摄像头此时处于微微上扬的角度,倾角至少有十五度,这代表车辆正进入某个上坡的路段,而城市公路上,如此大角度的上坡,最常见的就是高架路的匝道。

“这里就是尼伯龙根的入口。”路明非一口断定。

“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他的车上了高架么?”苏恩曦忽然反应过来,“不对,那条高架路不是断了么?所以前面才有一辆白色的宝马逆行驶离,可叶胜全程都没有经过什么断裂的路,所以他就是在这里进入尼伯龙根?”

“我不是通过这些判断的,这只是辅证。”路明非摇摇头,“重点在叶胜师兄的脸上,你点开视频往后看看。”

苏恩曦播放了视频,视频的亮度隐约升高了一小截,然后叶胜的表情就变得焦躁起来,开始左顾右盼,某个瞬间,他的眼眶猛然睁大,身子也扭头,尽力往后望去。

“你是说叶胜的表情忽然变得焦躁不安,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苏恩曦忽然意识到,“怪不得视频的亮度忽然变了一下,这一次我看出来了,是他的黄金瞳变得更亮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