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城中文网c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呼!”沈浅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身边一棵绿化树,才堪堪稳住身形,避免摔个狗吃屎。

谁呀,这么没素质,撞到人也不知道说声对不起,要不是老娘身手足够敏捷,肯定摔个大马趴。

沈浅在心底无声暗骂一句。

等她直起身子朝后看去,就见一个穿着黑衣黑裤,脚下蹬着一双后跟处被磨得快要见底的中年汉子,脑袋后仰,两条腿跑出了残影。

中年汉子背上还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袱,在他跑时,不停从里面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

就在她看呆时,又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她身旁呼啸而过,劲风把她耳边的秀发吹起,迷了她的双眼。

五六个手臂处戴着红袖章的青年一边追一边大声喊,“站住,别跑!”

中年汉子哪里会听他们的话,脚下步子又加快了几分,一溜烟就跑到转角处,一个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沈浅呆呆看着眼前这一幕,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后面追赶的人就是所谓的红袖章,看样子是在追投机倒把。

心头正这么想着,身边来往行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她耳中。

“希望刚刚那个位同志跑快一些,别被红袖章抓到了,看这个架势,被抓了免不了脱一层皮。”

“谁说不是,也是他胆子大,这两天上头正查得严,黑市都不敢开,就他顶风作案,红袖章不抓他抓谁呀!”

“······”

沈浅听着行人你一言我一句谈论着,心底也不由得为刚刚撞到自己的那个中年汉子捏了一把汗。

现在想做私人经济太难了,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一直不敢把摊子铺大,只敢小打小闹。

一直也没想着要把自己做的东西卖到黑市去,只和单位合作,这样局限性很大,不过也是没办法,至少这样稳妥安全。

沈浅一边思索着怎样才能见到食品厂厂长,一边迈步朝前走去,刚走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厚重的脚步声,期间还夹杂着几道咒骂声。

沈浅下意识停下脚步转身朝后看去,就见刚刚追人的几个红袖章正蔫头耷脑朝她走来。

他们一个个拉着一张臭脸,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算那小子跑得快,下次落在我手中,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看他背上背的那个大包,手里的货还不少,肯定还会出来,这段时间大家勤快一些,早中晚三次巡逻,我就不信抓不到他!”

“下次抓到人,先把他的腿打折了,看他还跑······”

几人旁若无人聊着下次抓到人要打断别人的腿,毫无顾忌。

沈浅不禁为那个不认识的人默哀,遇到这些不讲道理的,也是他倒霉。

······

二十分钟后,沈浅来到食品厂门口。

她上次来过食品厂,弄出的动静也还不小,看门大爷也认识她。

沈浅现在到了食品厂,第一时间就是去和看门大爷打招呼。

食品厂大门前,有座小平房,相当于后世的门卫室。

此时平房内,一个大约60来岁,穿着一身蓝色工装服,戴着老花镜的老者正坐在一张木椅上看报。

“大爷!”

沈浅站在窗边朝里探头,笑意盈盈打招呼。

老爷子看报被人打扰,花白的眉毛机不可察拧成一团,他撑开眼皮侧眸看向窗边,当即两人四目相对。

老爷子“咦”了一声,以为自己看错了,抬手摘下老花镜,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确认来人后,老爷子霍一下从木椅上站起身,揉搓着手掌。

“哎哟,这不是小沈同志吗?”

上次,沈浅离开时给老头留了两瓶蘑菇酱。

“大爷,你还记得我啊!”沈浅眼眉弯弯咧着嘴笑。

“小沈同志,老头子还没到记不起事的时候,上次你送我的蘑菇酱,我也还没吃完呢。”

看门大爷很是热情把沈浅请到小平房里坐下,还给她倒了一杯水。

做完这一切,老头才在沈浅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乐呵呵看着她,“小沈同志这次来还是检测蘑菇酱?”

“老爷子你误会了,我就是来县里办些事,路过这边就过来看看,没有打扰到你吧?”

老头一拍大腿啧了一声,故作不悦,“小沈看你说的啥话,你能来看我,不嫌我是个老头,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能说打扰。”

自从穿进书里后,沈浅发现一个现象,自己很容易让老人对自己产生好感。

两人像是忘年交一般,天南海北聊了挺长一段时间。

期间,沈浅还从包里拿出两盒大前门递给看门老头,乐得看门老头嘴巴都快咧到耳根。

经过沈浅有意无意套话,她已经从老头嘴里知道了吴厂长的家庭住址。

离开食品厂后,沈浅看日头还早,就打算去一趟吴厂长家。

吴厂长没住食品厂家属院,而是住在机关大院,主要是他的父母以前是机关干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